金尊娱乐|金尊娱乐平台官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综艺 > 正文

大小S合体豆瓣90台湾综艺人“北上”找对路了吗?

作者: 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9-05-26

关键词: , ┊阅读:次┊

  重聚的不仅仅是徐氏姐妹,还有和她们相识多年的朋友们。5月9日晚,综艺节目《我们是真正的朋友》在腾讯视频播出,大S徐熙媛、小S徐熙娣、阿雅柳翰雅和范晓萱“四姐妹”首度在综艺节目中聚齐,前往缅甸旅行。节目不仅在豆瓣拿下了9.0的高分,而且云合数据显示,节目首播点击量达到2005万,“大小S多年后合体”最高登上了热搜第三。

  对于《康熙来了》的忠实观众来说,毕业于华冈艺校、从高中时代相伴至今的“四姐妹”,一度红遍全岛:和吴宗宪搭档主持《我猜我猜我猜猜猜》的阿雅、登上央视春晚演唱《健康歌》的范晓萱、因饰演《流星花园》女主爆红的大S徐熙媛、主持《康熙来了》被封为“综艺女王”的小S徐熙娣……“四姐妹”经常登上综艺讲述趣事,成为台湾综艺界家喻户晓的熟面孔。

  而随着台湾综艺的逐渐没落,近年来大小S、蔡康永、吴宗宪、陶晶莹等台湾综艺人,都纷纷“北上”大陆“淘金”。但毒眸(ID:youhaoxifilm)发现,在台湾综艺界如鱼得水的综艺咖们,“北上”之后的发展路线似乎走得并不顺利,除了蔡康永参加的《奇葩说》,大多节目评分热度都不高:

  小S的首部内地综艺《姐姐好饿》只得到了豆瓣5.8的评分,电影《吃吃的爱》遭遇滑铁卢,上映三天票房不及2000万;“hold住姐”谢依霖在内地演艺圈的高光时刻,还是在6年前《小时代》中扮演的“唐宛如”……似乎除了常年担任《天天向上》主持的欧弟,只有蔡康永凭借《奇葩说》给内地观众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。

  台湾综艺人“北上”屡屡受挫的问题究竟在哪?这一次,《我们是真正的朋友》能给出小S答案吗?

  已故的台湾知名艺人高凌风曾评价说:“内地综艺至少落后台湾综艺二十年。”这句话放在十年前台湾综艺的黄金年代,并不算夸张。

  上世纪中后期,台湾经济的飞速发展,曾创下过GDP年增长率9%的经济奇迹,在当时与香港、新加坡、韩国并称为“亚洲四小龙”。

  经济繁荣,文化领域同样“盛开”。20世纪80年代,台湾进入文化消费时代,电视娱乐消费需求激增,《综艺100》《五灯奖》等一系列广受欢迎的综艺节目就此诞生。1993年,台湾当局通过《有线广播电视法》,允许民营资本进入有线电视系统,打破了原本中视、华视、台视三足鼎立的局面,各家之间竞争加剧,综艺节目进入到百家争鸣的时代。

  当时的台湾综艺界,有并称“三王一后”的吴宗宪、张小燕、张菲、胡瓜四位王牌主持人,《我猜我猜我猜猜猜》《超级星期天》《综艺100》等节目纷纷涌现;而上线年的《康熙来了》,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稳居台湾综艺收视前列,最高收视率曾达到1.74%,并且其影响力跨越海峡,在华语圈内都拥有较高的话题度。当时的台湾综艺甚至影响到了李湘等一代内地主持人的口音,广电总局甚至为此特意在2005年下发《中国广播电视播音乐主持人自律公约》,严禁在播音和主持节目时滥用港台腔。

  反观十几年前的大陆,网络综艺尚未全面崛起,电视平台几乎仅有《快乐大本营》一档娱乐性质较强的国民综艺,两相对比,大陆黯然失色。

  但是,伴随着台湾经济的下滑,娱乐文化领域同样衰落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,台湾经济受其影响,进入衰退期。据台湾媒体报道,台“行政院主计处”公布2008年第四季经济成长率负8.36%,创历史新低。而金融风暴退去后,台湾经济也并没有回暖。经济形势的疲软,直接表现在了文化娱乐领域的没落,曾经红极一时的台湾综艺,也开始逐渐走向没落。

  最先受到影响的就是制作经费的短缺。在内地综艺成本向上亿元靠近的时候,台湾最为火爆的《康熙来了》,单集制作费用也只有10万人民币。并且依据台湾法律规定,综艺节目只允许冠名,不能口播赞助商广告,大幅度削减了招商带来的资金,节目制作成本更是一减再减。

  在经费有限的情况下,不少台湾综艺只能局限在摄影棚内进行的谈话节目,而回看《康熙来了》等热门节目,又会发现这些节目所谈的话题日趋同质化。“台湾综艺把自己的路做得越来越窄。”担任过《康熙来了》《国光帮帮忙》制片人的陈冠廷曾在采访中提到。翻明星包包、当场卸妆、夫妻吵架成了台湾综艺的固定话题,很多明星会将同样的故事在不同的综艺里讲上许多遍——这种局面历经十年几乎没有改变,而十年的时间,也足够让观众的热情消耗殆尽。

  观众的热情衰退,直接导致了不少老牌综艺收视下跌,相继宣告结束。2011年,一举捧红了刘谦的《综艺大哥大》停播;2012年,播出16年的《我猜我猜我猜猜猜》停播;2015年,陪伴了观众12年之久的《康熙来了》停播;《小燕有约》也在去年年初画上了句号。而除了这些老牌综艺,台湾近年来几乎没有诞生足够有话题度、在华语圈爆红的新节目。

  在台湾综艺衰落的同时,内地综艺正在迎头超越。2013年,台湾中天电视台购入了《中国好声音》的版权,节目一播出就以0.88%的收视率突出重围,打败同时段达到0.77%收视率的《康熙来了》,拿下话题第一,成为当时家喻户晓的品牌。之后的内地综艺,在电视平台有《极限挑战》《奔跑吧》等播放量稳定的“常青树”,网络平台也有《中国有嘻哈》《创造101》等现象级爆款,几乎已经全面超越台湾。

  面对台湾综艺市场的衰落,有不少综艺人试图自救,“北上”大陆成为最为普遍的方式。

  2006年主持央视节目《中华情·情艺在线》的吴宗宪,是最早一批进入大陆的台湾综艺人之一;2008年,欧弟加盟《天天向上》;小S、蔡康永纷纷有了自己的网综节目,甚至还在电影《吃吃的爱》中再度聚首。除了主持人以外,幕后制作人们也纷纷跨越海峡,曾经的《康熙来了》制作人詹仁雄、陈彦铭(B2),分别推出了《姐姐好饿》和《真相吧!花花万物》。

  但是,台湾综艺里爆款颇多的综艺咖们,在内地的尝试却几乎处处碰壁,金牌制作人和综艺咖们的作品纷纷遇冷。台湾知名综艺制作人詹仁雄操刀的《姐姐好饿》《大学生来了》分别收获了5.8、6.1的豆瓣评分;汇聚了“康熙搭档”蔡康永、小S和制作人陈彦铭(B2)的《真相吧!花花万物》,也只收获了4.2分的平平口碑;而被称为“综艺女王”的小S,主持风格也被不少内地观众质疑尴尬浮夸,甚至有网友在小S的微博评论直言她“太over”。

  文化氛围的差异是主因之一。台湾的综艺节目中存在大量自黑、扮丑的文化,在内地显得“水土不服”,无论是参与嘉宾还是节目观众,都有一定程度上的适应不良。《姐姐好饿》制作人詹仁雄曾经承认,在嘉宾选择上,节目组并未刻意区分大陆嘉宾和港台嘉宾,但双方的不熟悉导致了配合不够完美,容易冷场。在《姐姐好饿》第一期中,小S用了一个和林志玲比美的老梗,按照台湾综艺的套路,嘉宾会站在小S这边,或是直接敷衍过去,但黄磊直接表达了对林志玲的维护,一连串反问完全在原有的套路之外,最终节目效果一路朝着尴尬飞奔而去。

  近年来文化类综艺的火爆,昭示着内地综艺观众对于节目文化内核的要求日趋提升。多数台湾综艺人纯粹的娱乐化风格,被认为缺乏内涵,一些尺度过大的梗也会被批为低俗,小S的《姐姐好饿》就曾因此下架整顿。在政策的约束下,台湾综艺人可以发挥的搞笑桥段无形中减少,观众自然觉得“没有原来好笑”。

  与二十年前在台湾火爆时相比,当下综艺受众的年龄层次也在不断偏移。艺恩数据显示,《我们是真正的朋友》的用户画像中,30-39岁的人群占到69%,同期播出的《创造营2019》,30-39岁的人群只占56%,《我是唱作人》《向往的生活第三季》的受众中30-39岁人群占比甚至不及30%。综艺受众的迭代和年轻化,使得台湾综艺人经典的梗和笑点为当下的年轻受众设置了门槛,效果反馈自然不如预期。

  除此以外,大陆综艺模式对于“主持人”的弱化也导致了台湾综艺咖们的“不适应”。受到日本文化的影响,台湾综艺以对话访谈类节目为主,其中,带动气氛的MC角色至关重要。小S、蔡康永等优秀主持人必须积极地抛梗接梗,才能更好地达到搞笑的节目效果;但内地综艺近年来普遍学习欧美节目的制作模式,以剧情式真人秀为主,更加重视节目的模式和内容,MC角色被明显弱化,比如现象级爆款综艺《中国有嘻哈》甚至没有主持人的角色,而是由总导演车澈亲身上阵报幕。主持人的存在感减弱,台湾综艺人们按照过去的套路抛梗接梗,就容易显得“用力过猛”。

  而随着慢综艺的盛行,“北上”的台湾综艺咖们慢慢在综艺中展露自我,近年来也逐渐有高分作品出现。去年8月开播的阿雅主持的《奇遇人生》在豆瓣获得8.9的高分,有4.1万人参与评价,其中面对大象落泪的小S打动了不少观众;而《我们是真正的朋友》播出首期,豆瓣开分9.1,四姐妹的友情广受好评,也呈现出一个足够明朗的开局。

  不过,也有观众评价《我们是线分钟的花絮版比正片精彩一百倍”,过度的剪辑和花字特效堆砌,让节目缺少留白,反而没能挖掘出嘉宾本身的笑点。

  如此看来,除了在《奇葩说》中发挥口才和文化底蕴的蔡康永,在近年来内地综艺偏爱真人秀的背景下,不刻意地制造梗和笑点、“入乡随俗”地展现真实的自我和情感,反而是台湾综艺人更好地适应大陆综艺环境的方式。这一类展露自我的真情秀,或许将成为台湾综艺咖们“北上”的突破口。

加入收藏 查看评论复制给好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友情链接: